驻泰武官,辽宁媒体揭军队忠诚测谎内情

作者: 企业文化  发布:2019-09-19

测谎仪在司法领域应用越来越多,无论是国内外,对于涉及到情报工作的人员或者军队高级人员等,往往要接受测谎仪测试。但近日,据台湾媒体报道,由于出现法律空白,前“驻泰国武官”在任满返台时,居然拒绝接受测谎仪测试,并打报告退伍。

  【环球军事报道】台湾驻美军事代表团团长黎贤圣少将在今年返台时接受了“忠诚仪测”即测谎,结果未通过,因此遭到撤换。此事在岛内引发广泛关注,也勾起舆论对“忠诚仪测”的兴趣。

此前,台湾“国防部”下令“驻外武官”比照“国安局”和“军情局”驻外人员,在出、返台时接受“忠诚仪测”。但该名前“驻泰国武官”的拒绝仪测案还属于首起,此前从未有该类事件出现过。这引起了军方高层重视,“国防部长”也十分震怒,但是由于目前“情报工作法”并不涉及“驻外武官”的“国防部”情报次长室,因此并没有相关法律可以对该武官进行约束,只能进行“道德劝说”,希望他接受测谎,以示清白。

  据台湾《联合晚报》报道,台湾“国防部”发言人罗绍和29日上午在例行记者会上透露,罗贤哲案后,“国防部”对涉及台湾安全的人员定期进行测谎。《联合报》29日称,2011年,台“陆军司令部”通资处处长罗贤哲少将被查获为所谓的“共谍”,震惊全台。当时的“国防部长”高华柱随后下令,对驻外或敏感单位人员,由军事安全总队定期进行测谎,名为“忠诚仪测”。“国防部”认为,驻外武官频繁与当地军政人员和华侨接触,容易成为“共谍”下手的目标。根据规定,驻外武官一任两年,派驻前须进行一次仪测,满一年需回台接受“期中测验”,两年任满须接受“期末测验”,其中如果出现测验未过的情况,将不允许返回派驻地。像前面提到的黎贤圣少将就是在今年5月中旬返台进行“期末仪测”时未通过,“国防部”考虑到他驻美任期已届满两年,因此调整职务。

据悉,该前“驻泰国武官”因“身体不适及家庭因素”没有在当日进行测试,而是依规定另排日期,当事人也同意受测。台湾军方也向泰国方面打探消息,但消息表明该武官在任职期间并没有任何异常,只是曾透露要进行职业生涯规划,打算退伍,另行开发事业。

  军方系统的“忠诚仪测”是由“宪兵指挥部”及“军事安全总队”执行的,为防范部分人士因熟悉测谎作业有所准备,而能在敏感问题上获得通过,宪兵单位曾派人赴美受训。《自由时报》29日披露称,基于人权保障原则,一般进行测谎时,军方会在数天前就通知当事人,请其保持平常心,避免进行测谎时出现过度波动。《新新闻》此前披露称,测谎的时间一般在30分钟至1个小时。操作人员除了会问一些根据当事人的职务而特别设计的问题外,也会问一些容易让人心理松懈的问题。这样做的目的,主要是为了唤起被测谎者的深层记忆。以财务人员为例,他在接受测谎时,就可能被问到有没有挪用公款;负责与媒体联系的人员则可能被问到有没有向记者泄露机密等。从事海外工作的人则最可能被问到是否与中共人士有接触。

这起拒绝仪测案显示出目前台湾法律在对“驻外武官”监管上存在着法律空白,只有在当事人愿意的情况才能进行测谎,但是如果当事人拒绝的话,也并没有法律法规可以强制,“驻外武官”没有接受测谎仪测谎的义务。

  2012年,台湾防卫部门首度召回全球50余名驻外武官,分四批回台接受“忠诚仪测”。《自由时报》29日称,在第一波测谎中“中箭落马”的,居然是掌管对大陆电讯监听接收的电讯发展室主任娄悌,他很快被调任陆军第六军团副指挥官。虽然“国防部”强调,测谎未过不代表一定有忠诚问题,但对将领来说是莫大耻辱。娄悌不久就申请提前退伍,被安排接任“退辅会”旗下的欣欣客运总经理,“军中多半认为是调查后确属清白,是对他的一种补偿”。值得关注的是,被宣布通过仪测的未必没麻烦,甚至曾有军情单位让未通过的军官继续任职且升官,只为在关键时刻抓到证据。《自由时报》以因为“共谍案”被判无期徒刑的前“军情局”上校罗奇正举例称,罗奇正早在2005年接受例行测谎时就未能通过,但“军情局”认为他可能与大陆有接触,于是表面上不吭气,暗地里则进行项目列管,还以绩效良好为由让罗从中校升为上校。台军方高层还要求保防部门必须通过“反瞻”方式找出“国军”泄密漏洞,即由保防人员假想自己是“共谍”,看看有什么机密好偷,甚至进一步指派人员以假“共谍”身份埋伏在敏感单位内,先找出军中可能出现的保密漏洞,“以避免遭到真共谍渗透”。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维库仪器仪表网” 的所有作品,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于本网,违者必究。

  此外,台湾“调查局”也会派出“法务秘书”进驻外馆,对各外馆进行安全防护、机密维护及保防工作,一旦4年任满返台,也会对这些人实施“忠诚仪测”,了解是否曾与不当人士接触或有无泄密嫌疑。不过实施至今,尚未出现测谎未过情形,而一旦未过,会被禁止再接触情报工作。

  多年来,台军中没有通过测谎而惨遭调职的高级将领大有人在,一名担任高敏感性单位主管的中将,因始终未能通过测谎和补测,军方只好先把他调任为非主管职务,他最后只能申请退伍,军方仍找不出问题所在。即便如此,台军“忠诚仪测”仍有不断扩大的趋势。也有不少舆论对“忠诚仪测”提出质疑。“立委”帅化民曾批评称,部属的忠诚本来就应该由单位首长来考核,“怎么可能要由一个机器来判定,如果是这样,这些首长就是废物”。他不满地说,用仪器来进行检测时,要看受检对象的身心状况如何,如果有人刚好感冒没有通过仪测,就说他可能不忠,“这不是硬往人家脸上抹大便吗?”

 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孙诚

本文由炫乐彩票首页发布于企业文化,转载请注明出处:驻泰武官,辽宁媒体揭军队忠诚测谎内情

关键词: